追踪大宗资产的猎人- 资产没收专家从庞氏骗局和其他欺诈行为收回不义之财的繁荣时代

by Shu on July 20, 2009

in News

2009年7月1日

http://news.yahoo.com/s/bw/20090701/bs_bw/0927b4138038179277

多米尼加共和国, 普拉塔港 在普拉塔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北部海岸,世界一流的富人们和不幸的穷人们毗邻而居。赤脚的儿童在内陆山地之间的窝棚中成群结队的乱转,而海滩边,美国人却在茂密的度假胜地享受龙虾和蜜饯木瓜。这里离迈阿密只有90分钟的飞机,离纽约大约3个多小时。

 

,这个有着517年历史的前西班牙殖民地国家与美国一衣带水,这让经常去那里的迈阿密律师, Michael Diaz及其领导的调查小组十分方便。Diaz是一批美国投资者的代理律师,这批投资者自称他们陷入了一个1.7亿美金的庞式骗局。 原告们声称,一对加拿大的房地产开发商, Frederick C. Elliott和他的儿子, Derek, 将原告们的钱用于对Puerto Plata度假村的早期投资者的还债, 并将这些钱大肆购物及挥霍。这些投资者希望通过诉讼的方式取得Elliott父子的资产。同时,据知悉内情的人指出, 虽然还没有提起刑事指控, 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在审查Elliott父子的交易。Elliott父子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该案是近期破灭的诸多金融骗局中的一例,从Bernard Madoff到Allen Stanford,也是“资产追缴”业的兴起. 早在对抗毒品的战争中–甚至在那之前,禁酒令时期抓捕走私犯的时候–财产追缴就已经定型为一个简单的过程:将赃物(现金、房屋、船只、及类似物品)从骗子手中收回并将这些掠夺品分配到受害者手中。

财产追缴属于民事行为:原告被害人针对财产提起诉讼,迫使业主解释他是如何取得这些财产的。如果被告拿不出令人满意的答复,法官可以下令扣押其资产。律师往往在检察官提出刑事指控前提起财产诉讼 令骗徒们惊讶的是律师往往能获得比检察官更好的成果. Wayne B. Black, 一名缉毒署(DEA)特别工作组的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 现在领导一家在迈阿密的商务调查和警卫公司, 称这一行业是”私人执法”.

现在是这些资产追缴人的好时光。关于庞式骗局和其他投资骗局的举报在过去一年中翻了三倍。虽然没有针对这个行业规模的可靠的统计数据,Black表示,今年内, 他的公司已经看到了双倍需求。

激增的活动吸引了前联邦调查局,缉毒署和海关的工作人员;辩护律师和私家侦探之间通力合作 许多人都使用了多年前曾在对抗毒品的战争中使用过的技能。Diaz律师是一个典型的资产专家, 他与犯罪斗争的技巧是从80年代迈阿密的穷街陋巷中一步步获得的。”这两个世界并不是不同的,” Michael R. McDonald说, 他曾是国税局专员并在30年前指挥了Greenback行动(各部门之间共同努力捣毁毒贩的金融活动) 。 “与毒贩相同,财产追缴打击的是金融罪犯的最痛处 – 钱。”

然而,帮助犯罪受害者只是这项业务的一部分。大多数从业者也将服务提供给诉讼的另一方: 骗徒。金融骗子比一般的犯罪分子更富裕, 更老谋深算,他们往往为抵制其资产的流失而聘请顶级律师。曾任迈阿密联邦检察官Charles A. Intriago表示, 对主要犯罪分子来说, “有99.9%的机会赃款不会被没收”。他在担任检察官期间负责过贩毒和洗钱案, 现在领导Asset Forfeiture Watch (执法机构顾问)。Intriago估计, 美国的犯罪分子每年要集资大约5000亿美金. 他说, 这些钱当中, 只有大约40亿被没收, 大部分是毒贩的犯罪所得. 保护剩下的4960亿美金是大生意.

 

资产追缴者和法律雇佣军在佛罗里达州好莱坞的Westin Diplomat度假村举行的第一次全球资产追缴会议上交换秘密. Bernie Madoff的面孔成了这此活动的非官方标识, 遍布在幻灯片以及派发资料之上. 与会者讨论了诸多议题,诸如: “不拿走他们的金钱就等于什么都没做:介绍财产没收的基本知识和这场游戏的法律规则” . 在答疑期间, 发现了一个技巧: “扣押在汽车仪表盘上的现金比扣押房子来得简单的多. 考虑一下房子的保养, 维修费, 法律费用以及在现在这样的市场上进行销售的费用.”会上没有提到的是这些技能可以并经常被应用在相反的方面. 平常的谈话, 尽管是不经意的, 会为一些人为犯罪分子保护非法所得提供意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向Elliott父子追缴一案中 ,Michael Diaz动用了其10多年的在法庭上分别代理控辩双方的经验. 在1986年从迈阿密法学院毕业后, 这位古巴后裔成为佛罗里达州助理检察官. 在90年代中期, 迈阿密的可卡因毒品凶杀案十分猖獗, 以至于当时美国总统里根指派副总统布什负责当地的特别工作小组. 这个城市的停尸间不得不租用Burger King的冷场车来储存尸体. Diaz在这种枪林弹雨的环境下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 并在1990年加入一家专攻国际洗钱案的律师事务所. 现在, 他领导着拥有能说8种语言的、由50名律师和顾问组成的美国达瑞律师事务所.

 

Elliott一案近来占据了Diaz大多数的时间。该骗局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Elliott父子开始购买普拉塔港海边地块的时候。到2000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将他们的商业经营转移到了岛上并已获得了几块绝佳地块。一家位于附近的Hacienda渡假酒店的经营者开始与Elliott接触并提议在他们的地块上建造一个度假村。2001年,Elliott父子与他人达成协议开始建造太阳村度假水疗中心 (Sun Village Resort & 300), 这个有着300间客房的中心拥有豪华别墅、5间餐厅、9间酒吧及7个游泳池。

 

根据法院文书,接下来的三年里,这对父子组合从1,600名私人投资者手中共筹集了3,200万美金。一份2001年发出的项目说明书中对该项目做出了三年总回报率60%的预期,并向投资者保证:“您的投资和建造该项目的土地一样稳固,每个季度,每90天,您都会得到您的收益”。

 

但是三年后,太阳村仍在继续建设并不断的烧钱。Elliott父子需要更多的资金。

 

他们很幸运,当时全球的房地产市场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局面。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渴望获得既有市场升值空间又有类似债券的收益的罕见组合,于是Elliott父子便创造这么一种组合:他们为投资者创造了购买豪华套房的季节性使用权的机会,类似于分时公用的安排,最小的时间段为一周。但是,更好的还在后面:任何没有使用的周数都可以转交给旅行社,由他们负责寻找租户。出租收入将和产权收益一起每个季度返还给投资者。

 

通过这个新的计划,Elliott父子又网罗了6,400万美金,并继续为太阳村增加设施,包括一个水疗场所及露天剧院。但是这个尚未完成的度假村的财务报表却显示其每年的现金亏损超过100万美元。同时,Elliott父子给自己支付着管理费,并且被指控从那时起已经开始使用新投资者的钱来偿还对前期投资者的支出了。他们还继续推出新的项目及募资的骗局,首先与Maxim杂志共同推出了相邻的平房的建造项目(Maxim之后为了退出该计划提起诉讼),然后又推出了位于Juan Dolio海滩的一处被遗弃的度假村的重建项目。

 

直至2008年春天,尽管已经为三个项目筹集了1亿7千万美金,Elliott父子一个项目都没有完成。他们停止了向投资者每个季度的付款 并且开始宣称投资者的起诉将不会产生任何效果。“我们有一个复杂的架构使得这些财产免于索赔和起诉,”Derek Elliott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到,“这些公司是绝对安全的”。

 

这绝不是空洞的自夸。Elliott父子的公司架构使得有些财产的管辖权只属于美国德拉华州的法院,有些只属于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法院, 或直布罗陀的法院,还有些属于多美尼加共和国或特克斯与凯科斯群岛的法院,大多数的财产则上述几地的共同管辖。“这些都是离岸金融欺诈的迹象,”Robert I. Targ指出。他是达瑞的合伙人,经验丰富的前美国海关官员。

 

Diaz对处理复杂的金融案件有着丰富的经验。他在追缴财产案件中为基金管理人及其他金融人士进行过上千小时的辩护。2006年,他为一位阿根廷当事人洗清了庞氏骗局诈骗犯的指控,使其免于10亿美元的赔偿。三月三日,Diaz在迈阿密联邦地区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这是距离加勒比最近的美国司法管辖区。该诉讼指控Elliott父子将他们的公司作为“私人储蓄罐”,将投资人的收益调至他们的私人公司,并“使用欺诈手段转移资金”以购买Artisan(一种豪华雪茄)、一架私人飞机、一艘520,000美元的游轮、组织电影节、购买一辆$300,000美元的乡村音乐旅游巴士、土地及其他物品。

 

但是证明被告使用投资者的收益购买这些特殊的玩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谁能说Elliott父子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亏损了?谁能说他们买私人物品用的不是合法收入?谁又能说造成亏损的罪魁祸首不是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崩溃?

 

由前检察官,佛罗里达州珊瑚阁市(Coral Gables)的律师Nelson C. Bellido 带领的Elliott父子的律师团队一直在努力反击。Bellido已经向法院递交两份取消Diaz代理资格的申请,他声称Diaz正在从数百名尚未参加诉讼的投资者中非法拉拢新的当事人。(一位地方治安官正对该申请进行审查)。

 

尽管有着种种困难,Diaz仍然打出了一记好球,三月份的时候,他将Greg Clark转为了控方证人。直到去年夏天,48岁的Clark一直是Elliott集团的首席财政官。Diaz表示他对Clark很坦率的说过:“你要么现在告诉我你的故事”,要么在将来的民事或刑事诉讼中“看你运气怎么样”。这句话说出的48小时之后,据Diaz说,这位行政官员放弃了抵抗。Clark觉得他可以通过详细地为原告们描述整个欺诈过程从而更好的保护自己的财产同时在刑事程序中获得更好的待遇。“他看上去如释重负,”Diaz说道。Clark拒绝对此作出评价。

 

Diaz说Clark用图表的方式解释了Elliott父子的交易,指出了父子俩是如何使用新投资者的资金向前期投资者偿还债务的,并提供财务纪录予以佐证。“Elliot集团非但没有按照他们向购买者承诺的那样使用筹集到的资金”,Clark在其3月20日所作的宣誓证言中提到,“他们反而给自己支付高额费用并将资金转移以购买私人财产”。

 

在5月8日的证言录取中,Diaz引用Clark的证言询问了Frederick Elliott关于一个其将1,700万美金从未完成的Juan Dolio 项目转移到一个不相关的房地产投机项目的问题。Frederick 崩溃了。他说他无法解释关于筹集到的资金额和使用掉的资金额间的不同。

 

这份供认是这件案子的转折点。至5月19日止,迈阿密和多美尼加共和国的法官已经冻结了Elliott父子在美国的3600万美元的财产及在多美尼加共和国的部分财产。9天之后,原告们又获得了一份涉及6800万美元财产的冻结令,包括Elliott父子的54英尺的游轮“独立号”。Elliott父子表示他们会对冻结令提起上诉。“原告指控的恶行是完全虚构的,”Carlos F. Concepcion 在一份给商业周刊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他是Bellido在本案中的搭档。“Elliott父子将继续在多美尼加共和国奋力与那些试图使用不当方式夺得Elliott财产的异议者战斗以确保投资人的利益。”

 

尽管在这件案件中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Diaz仍然丝毫不掩饰其对重回辩方角色的渴望。坐在其豪华的迈阿密办公室中,他背靠座椅询问着最近的资产追缴会议的情况。“嘿,祝他们好运”,他偷笑道,“那些可是好生意”。

 

 

 

Comments on this entry are closed.

Previous post:

Next post: